内容详情
返回该版首页

经典阅读
《人口论》:值得反思的自然法则


    这学期借了几本书,其中有一本和我的观点发生了激烈碰撞。我猛然发现,自己所坚信不疑的某些理论竟然在200多年前就被马尔萨斯论证了是错误的。这本《人口论》虽然有一些观点在当下颇有争议,但瑕不掩瑜,它在当时社会的前瞻性是不容置疑的。
    为什么我们的食物都有毒?
    马尔萨斯生于1766年,32岁的时候完成了他的成名作。今天读来,发现他的观点对214年后的今天很有启发,居然还能解释现代社会现象。
    马尔萨斯的所有推论都基于如下两个假设:一,食物为人类所必需。二,两性间的情欲是必然的,且几乎会保持现状。基于这两个假设,人口的增长速度与食物(或者说是生活资料)的增长速度必然不平衡,如果人口的增长超过了食物,必然会产生贫穷,一般是社会的下层人民必然会得不到必要的食物,为了生存,必然有犯罪现象。也许有人说,现代技术这么发达,一定有办法制造出足够多的食物。可是,地球的承载能力是有限的,这是大家都认可的自然定律之一。
    人口实在增长太多了,大家都需要食物,于是生产商们一方面看到了商机,一方面也得想办法制造出尽可能多的食物。在这种背景下,各种催熟的食品上市了,各种添加的牛奶上市了,农药化肥的大量使用让高产得到保障,于是食物短缺的现象看起来是解决了。
    然而,违反了自然法则的食品快速上市,这本身是否存在潜藏的隐患?一味地责怪监管部门管的不严?一味地骂生产商太没良心?这样难道就能解决这些隐患吗?要知道,不是所有人都买得起有机食品的,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存在有机食品供应。也许有人会说,所有的农田都改种有机食品不就行了吗?但你要知道,食物在生长过程中,如果不给农药,不给添加剂,能有多大产量?世界上的农业用地是有限的,如果全部种植有机食品,产量自然会大幅下降,根本无法满足今天庞大的人口。
    因此,吃有点毒的东西总比饿死强。这是人口增长与生活资料增长不平衡的后果。其实,这就是经济学的基本思路,把有限的资源用到最高效的地方去(农田不如盖楼高效,食品在工厂里合成比在农田里长成要高效)——供给与需求是一对生死不离的鸳鸯。
    现代技术可以让人口增长慢下来的吗?
    是的,现在由于计划生育的宣传,大多人都只生育一胎,人口增长率是可以慢下来了;而且,现代节育技术也很先进,不让小生命来到世界上也很容易办到。可是,因为目前世界上的人口基数太大,即使只生一个孩子,平摊上生育人口也是个庞大数字。地球累了,但也不可能一家人连一个孩子都不让生吧。
    是的,目前有些国家的人口出现了负增长。但是,地球是人为地分划成若干国家的,从全球范围内看,扭转人口的总量基数,如果不是出现大规模的自然灾害、瘟疫、战争、或者出现类似《2012》的世界大毁灭,在可以预见的将来,世界人口的增长趋势不会有太大改变,但增速会缓慢下降。
    战争和灾难其实是自然界在用它的方式保持人口平衡
    马尔萨斯说,人口的增长以前都靠自然法则来抑制的,后来才发展出了预防性的抑制手段。在古老的社会里,生产力低下,食物并不充足。一旦有了稳定的食物来源或者是有了好的预期,人口便会很快增长。而如果食物短缺,只能群体饿死,或者发现新的食物来源。食物短缺必然会让群体扩张寻找新的土地和资源,而当这个群体遇到另外一个遭遇类似命运的群体时,便会产生不可调和的冲突,当冲突升级以后,便是战争。战争必然导致大量人口丧生,但也在无形中减少了人口压力,幸存者得以休养生息而快速繁衍,直至下一次食物短缺的爆发。同样,各种各样的灾难也通过对人口的大幅消减而实现了食品供给的平衡,直到人口再度超出供给的上限。
    马尔萨斯将战争和灾难称为积极抑制,即当人口快速增长后再将其消减。这种抑制可以让人口与地球上的资源快速达到平衡状态。虽然看起来有些残酷,但就像达尔文的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”理论一样,这钟残酷的背后体现了自然法则。
    与之不同的是,预防性抑制在新人口还未出现就开始进行干预。例如计划生育政策,确实能抑制人口增长。与此同时,虽然工业化时代生产资料大幅增加,但人们的需求和生活成本也大幅增加,再加上财富分配不均,使得现代社会人们的剩余意愿大幅下降,哪怕不进行强制计划生育,人口出生率也出现了下降。
    人道援助可以使穷人减少吗?
    当初,我学社会保障的时候,课本上开篇就讲到1601年的《伊丽莎白济贫法》,当时觉得这项法律让穷人都有吃的有穿的,这样的世界就美好了。然而,今天我看到马尔萨斯对这种济贫法的批判,却让我重新审视应该如何应对贫困问题。在马尔萨斯看来,济贫只会让人们丧失自立精神、破罐子破摔,却根本无法改变他们的贫困状态。
    在济贫之前,政府首先要调查对象是不是真正贫穷,这种调查无疑伤害了人的自尊。就像现在社会上所批判的贫困学生救助一样,等你调查发现这个孩子确实贫困时,这个孩子的内心已经受到了极大的伤害。其次,被接济者在接受多次帮助后就会对其产生依赖,丧失自立精神。再次,从富人那里征来的税用以救济穷人,穷人的基本生活条件得到满足,于是也开始结婚生子,从而产生了更多的穷人,这反过来就需要向富人收更多的税。这样一来,富人生产和缴税的积极性严重受挫,最终将影响社会的整个经济环境。在此基础上,马尔萨斯还提出了一个更雷人的观点,即如果富人拿钱去救助穷人,那么这些穷人手上都有比以前更多的货币,都会拿去购买食物。假设一定时期内食物的总量是一定的,那么更多的人购买食物必定造成涨价的结局。一但食品涨价,货币的购买力下降,则穷人的生活质量将再次拉低。当然,这里所讲的食物在今天就不太适用,其范围可以扩大至生存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总称。
    总之,马尔萨拉对济贫的观点具有很大的争议性,其观点在当今社会也得到了部分验证。虽然观点有待商榷,但马尔萨斯的确让我们对人口和发展问题有了更谨慎的态度。
(李梅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