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详情
返回该版首页

我送女儿上“中传"



    中国传媒大学新生报到的时间快到了,跟许多家长一样,我与妻子一起为女儿送行。

  飞机在首都机场降落,我们拖着一堆的行李上了一辆出租车,此时天空下起了雨,北方的城市本来气温就比南方低,加上又是下雨天,使得整个环境给人的感觉越发的冷。

  没有车水马龙,没有喇叭声声,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喧闹,出租车一路顺畅,我们谁都没有说话,也没有那种初来乍到的兴奋劲。雨水拍打在车子的挡风玻璃上,汽车的雨刮器有规律的来回摆动,离别的情绪,随着高德地图的导航语音渐渐浓厚了起来。

  五十分钟后,出租车到达了中传的南门,刚搬下行李,就有志愿者过来询问是否是新生报到?得到是的回答后,志愿者立刻热情的将女儿的行李往推车上搬。我微笑着问其中一位娇小的女生:“谢谢你,同学,你大几啊?”女生冲我笑了笑:“我是研一。”我由衷地夸了她两句。尽管她戴着口罩,但我能感觉得出来,她很开心。

  按照报到流程,新生南门进校后,需要通过校内的天桥到宿舍。我与妻子目送孩子的背影渐行渐远,直到那个修长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时,我们才明白,朝夕相处了18年的孩子,从这一刻起,她将走向独立,往后相聚的时间将是越来越少。我们怅然若失,良久之后,我与妻子假装洒脱地在校门口拍了照后迅速地跑到学校的西门,因为那里是宿舍之门,我们出发之前将一部分日常用品单独打包,准备在西门交给女儿。

  我们转过一个弯,妻子突然喊“女儿在那!”我顺着妻子指的方向望去,看到的是一片模糊的身影,因为我没戴眼镜。我立即拿出手机,打开相机,瞄准方向,将镜头拉至最近,果然,我看到女儿正站在天桥底下,身旁围着她的行李,正在等待负责宿舍方面的志愿者。刚刚离别,却仿佛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女儿了一般,那般高兴劲溢于言表。

  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头,而妻子则在与女儿通着电话,不一会就看到志愿者来了。女儿跟在志愿者后面,从天桥通过,我一边挥着手喊着她的小名,一边不停的咔咔按着快门,像似在追逐明星一样,锲而不舍的追随着,直到女儿的身影再次在视线中消失……